观赏石理论体系构建刍议

发布时间:2019-4-19 15:26:57

作者:俞 莹

此次应邀参加在徐州观象博物馆举办的中国赏石理论建构学术研讨会暨《中国赏石美学》新书发布活动,深感荣幸。李昌银《中国赏石美学》,我以为是继2000年美学泰斗王朝闻赏石美学论著《石道因缘》出版之后,又一部重要的赏石美学著作,填补了近二十年赏石美学理论研究的空白。


王朝闻《石道因缘》,确实是赏石美学的开篇之作,但是属于散点透视式的随笔,并不是非常系统化的论述,而且他认为观赏石不是艺术品,但是有艺术性,这个观点在赏石界也一直引发争议。时至今日,李昌银《中国赏石美学》,正式将赏石作为艺术品,并与其他艺术门类作对比研究,以“观象博物馆”的灵璧石收藏为标本,理论联系实践,言之有物,言之成理,言之有趣,提出了赏石美学的一些基本法则,不乏真知灼见。毫无疑问,美学是观赏石学科理论建设的核心内容之一,作者致力于建构中国赏石理论体系的努力,值得赞赏。当然,我觉得还有值得完善之处,比如关于(灵璧石)色彩(以黑为贵)的审美、(灵璧磬石)声音的审美等等,是否可以进一步发掘。


记得十年前的2009年9月,中国观赏石协会曾经在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举办首届中国观赏石高层论坛,主题也是围绕观赏石理论体系构建这个话题进行的,笔者当时也提交了论文。时至今日,我国赏石界的理论和实践应该说取得了重大突破和进展,其中主要的标志,如赏石艺术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观赏石鉴评》列为国家标准(GB/T31390-2015),《中国石谱》出版发行(其中有观赏石资源分布调查和赏石文化史论等重要内容)等,但是,观赏石学科还迟迟没有建立。


我以为,观赏石学科建立的标志,一个是《观赏石学》的奠定,而且必须在高等学院开设学科建设;一个是观赏石博物馆的建立,让观赏石收藏有一个真正的科普教育基地。


《观赏石学》的建立,需要跨界合作,需要顶层设计。因为观赏石涉及科学(地质)、文化、艺术等领域,与美学、文学、书画艺术、盆景、园林、建筑、工艺美术等学科相交叉,涉及不同部门,需要跨界思维,跨界合作。当然,其本质应该还是属于艺术范畴的,这也是赏石艺术作为国家级“非遗”名录归类于“传统美术”的原因。其中对于观赏石是否艺术品的争议,虽然赏石界已经有了共识,即观赏石定义是自然形成且可以采集的,并具有观赏价值、收藏价值、经济价值和科学价值的石质艺术品,但是,在主流艺术界似乎并不认可。


需要指出的是,观赏石与其他艺术品(包括雕塑、绘画等)的最大区别,还在于它是自然造化,常在意料之外,不在情理之中,远远超过了人类的想象。如果要将它视作艺术品,便会发现很多观赏石精品与艺术并不相像。比如,不少观赏石精品没有恰当而切题的主题(命名),即使有也终觉勉强,也就是说其主题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此外,观赏石除了艺术审美(形式美)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猎奇(实际上是一种反形式美)。奇和美这两者有时候是相通的,但有时候却并不统一,仅仅将赏石与审美艺术划等号并不全面。这也是观赏石不同于其他艺术样式的最大特点。


我觉得——应该也是不少有识之士的共识——似乎可以这样定义:观赏石不似艺术、胜似艺术。这应该是没有什么争议的。艺术创作来源于现实生活,也来源于自然世界。比如,英国现代雕塑大师亨利•摩尔的雕塑艺术之中,“摩尔之孔”是一个重要标志,它的创作灵感就是得之于自然界带有孔洞的奇石。亨利•摩尔曾经提到:“作为一种有意识的、经得起推敲的形式,仅仅带有空洞的石头,也可以构成一座立在空中的雕塑。”


观赏石博物馆应该是奠定其理论学科成就的标志性“符号”。过去一段时间,各地一些藏石家、企业家兴建了一些不同层次的观赏石博物馆,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但是,这些观赏石博物馆硬件尚可,软件缺乏,大都还仅仅停留在观赏石精品的展示,并没有真正的历史文脉梳理和科学知识普及,似乎还没有一家能够达到真正意义的博物馆这个标准,这也反映了目前赏石界“有石无文”的现象比较严重。博物馆是集收藏、研究、展示、教育等职能于一体的多功能社会机构。我以为,观赏石博物馆的定位,应该是以实物、图片、影像、模型等为表现手段,汇集赏石历史文化的最新研究成果,充分揭示和展示赏石艺术的来龙去脉,成为了解古今赏石艺术发展脉络和文化现象的一个窗口。

84 人喜欢
 此文章已有 1087 人浏览
标签:
推荐人: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