潦河石 | 对比与统一的极限之美

发布时间:2022-08-01 11:14:52

八大山人是我国古代最为杰出的写意画家之一。其所作画作受人追捧已经有百年历史。但究其受捧原因,是他的画作能够用最简单的颜色配以精妙笔法,勾勒万象百态。以极简的姿态冲入人们的内心世界。一幅画作的美首先来源于其形态。而形态美表现来自于点线面的构成。

与八大山人画作艺术风格如出一辙的潦河石,论及形态美,也很难跳脱出点线面的构成和肌理。


作者藏潦河石

从宋代开始,绘画的各种流派就开始创作出无数的笔墨技法,到晚明时期,在笔墨技法的探索之道上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往往一种技艺在探索之路走到极致,整体发展趋于成熟以后,就会走向工业化、流水化、程序化的道路。
但是,八大山人却在晚明已经成熟的笔墨技法之上,进行了更高层次的对于形式的提炼和概括,具体表现为不拘泥于各种形式,仅仅将各种技法作为表现主体情感的手段,以笔墨符号取代客体来表达创作者的意图。这一种艺术表达方式超脱了本我。至此,八大山人画作中的点线面构造,已经不再为表现客观物象而服务,转而成了自己内心情感、情怀的一种寄托


国宝 | 潦河石

而潦河石的点线面,也很少有达到极致的拟真效果。在白色或是浅灰色的石体上,黑色的曲线或是奇异的点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平面观感的图案。每一块潦河石都有其独特的图案风格,但并不如出一辙。犹如八大山人笔下神鬼莫测、兼而用之的笔墨技法。整体充满了和谐感和韵律美。此外与八大山人画作相似的是,潦河石也常常有大量的留白。图案的整体多呈现简洁、清朗的感觉,给人留有想象的空间,或是细细品味的余地。

佛灯 | 潦河石

曾经有人在八大山人的《竹石图》中品出,在石头和竹叶相互遮掩的画面下,隐藏着一张达摩的画像。因此有人称八大山人的画作为“画中有禅”。但八大山人在绘画的成熟期以后,便不再以精致的笔触去描绘某一客观事物的表象,反而以“大开大合的一笔”定下基调,再按照心中所思所想,在画中用精妙但并不拘谨的笔法表达出自己的主观情绪,寄托于客观事物当中。
不同的人看八大山人的画作,往往所观所得并不一致。这原因在于八大山人所绘点线面的构造并不细致到足以完全拟真。因为过于细致的画作反而会局限观赏者的所思所想,难以引导观赏者自己的情感和感悟。


关山月 | 潦河石

潦河石与其风格一致。石面上的图案往往似是而非,却又颇具美感。让不同观赏者能够在同一块潦河石上品读到截然不同的画面和体悟。即使脱离于人的命题、赋诗,潦河石仍然可以轻易地激起观赏者对于情感与美的进一步探寻,甚至可以让观赏者不束缚于第一眼的主观感受,更为充分地在精神世界里发挥。
但要达到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在点线面的构造上要具有充分的形式美。只有点线面的构造具有充分的美感和观赏价值的时候,才会吸引观赏者进行探寻。而黑白色为基调的八大山人画作和潦河石,之所以能够具备超高的艺术价值,正是因为其点线面之间的构造美感。

壶口瀑布 | 潦河石

以现在的审美知识来解读的话,点线面的构造美感,源自于构成原理。不同大小、疏密的点进行组合排列,形成一种线性的变化方式,就容易产生一种优美的韵律感。而排布不一、粗细不同的线,也会给人以不同的视觉观感,从尖锐、细致、畅快到涩、阻,各不相同。面则展现了充盈、厚重、稳定的视觉效果。在点线面的构成中产生视觉美感,最为重要的就是遵循“对比和统一”这一基本规则。

凝练 | 潦河石

要做到视觉上的美感,首先要达到整个画面的和谐和统一。统一可以通过两种途径表达,第一种是最为常规的,即将图案按照整齐有序地进行排列,统一的表现技法、和谐的色彩,让画面呈现出一种和谐感;而更深一层的统一,则是指在画面中投入一些隐含的规则,让点线面和谐地遵守这些规则,统一于画面之中。

雪满天山 | 潦河石

毫无疑问,潦河石和八大山人都是后一种的“统一”的最佳代表。八大山人所采用的是在情感和主题上进行笔墨技法的搭配,让看似各有不同的笔墨技法遵从于感情,进行服务,最终达到粗看平平无奇,细品却变化无穷的效果。而潦河石则是一种更为宏大的世界规则的体现。潦河石的形成是岩石内外动力地质作用,以及时间所共同酝酿出来的。其纹理往往和所处的环境,以及在过往漫长岁月中所经历的地质变迁息息相关。潦河石的画面能够达到统一,是因为其画面本身就是一种对于自然规律的体现,图案也是在此规律下缓慢生成的。

千山图 | 潦河石

而所谓对比,就是平面构成的各种元素因为颜色、形态、材质的不同,而产生强烈的视觉差异。比如圆与方、疏与密、曲与直等等。对比往往代表了一种张力,能够很快地挑起观赏者的情绪,给观赏者带来最直观的视觉冲击。不管是八大山人的创作,还是潦河石的图案都遵循了这一原则。从两方颜色黑白的极致对撞,到八大山人刨除事物外部的具象形象随意挥洒,再到潦河石的一些看似规整的纹路之下所蕴含的种种灵动纤细的变化。正是这些赋予了潦河石神奇的观感。

三峡大坝 | 潦河石

有了点线面的形式吸引和美感塑造,才能让人的审美在超脱了具象的事物之后达到抽象的层次。潦河石的点线面,恐怕在每一个石块上都是不尽相同的。但是其构造遵循了审美规律,暗合了自然变迁、沧海桑田的自然大道。人们在对其进行欣赏把玩的时候,自然能够得到更高的审美体验。


双桃献寿 | 潦河石

文章来源于——宝藏杂志

10 人喜欢
 此文章已有 43 人浏览
标签:
推荐人:沈国庆    联系方式: